您的位置:首頁 > 變遷 > 正文
“生命之水”的會戰
來源: 發布日期:2018-12-13

  英雄引灤奪天工,萬壑千山架長虹。世人矚目的引灤入津工程是當時我國最大的水利樞紐工程,幾十年來,引灤入津工程發揮了巨大的社會經濟效益,每年可輸水10億立方米,結束了天津市民喝咸水的歷史,極大促進了天津經濟的發展。它不僅僅是一場戰天斗地,與時間賽跑的戰役,更是中建六局積極響應國家戰略,實行企業管理變革的征程。建設者創造了“為民造福的偉大思想,頑強拼搏的革命斗志,嚴肅認真的科學態度,勇于創新的進取精神,團結協作的高尚風格,雷厲風行的工作作風”的引灤精神,也作為時代航標指引著一代代六局人不忘初心,砥礪前行。

工人焊接引灤入津管道.JPG

工人焊接引灤入津管道

參戰,堅定的抉擇

  20世紀70年代,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了神州大地。作為首批沿海開放城市,改革開放先行區的天津市由于經濟迅速發展,用水量急劇加大,加之遇到近50年一遇的特枯年份,官廳水庫和密云水庫在保證北京都十分困難的情況下,已無力向天津供水。素有“九河下梢”之稱的天津,遭遇嚴重的水荒。當時的國家經濟貿易委員會估算,這樣一個國家重要的工業城市,因為缺水,一年的工業損失達200多億元。1981年8月,黨中央、國務院決定興建當時我國最大的水利樞紐工程——“引灤入津”工程。

引灤入津.jpg

引灤入津工程爾王莊首閘

  解決用水問題,迫在眉睫,這是一場與“生命之水”賽跑的戰役。為了確保引灤工程如期完成,中共中央、國務院委托時任副總理的萬里親臨天津坐鎮,天津市市長李瑞環擔任總指揮。

33公司經理袁國才陪同李瑞環在引灤入津公司視察.JPG

公司經理袁國才陪同李瑞環在引灤入津公司視察

  當時的中建六局剛剛組建,家底太薄,引灤工程又不賺錢,許多人對參加工程建設顧慮重重。時任中建六局黨委書記、代局長的張育才同志反復考慮,幾天沒睡著覺,召集領導班子開展了座談,他為每個參會的同志倒了一杯白開水,讓大家嘗嘗,天津人民就是喝著這種又苦又咸的海河水。同時,他深刻分析了當時六局面臨的形勢,改革開放說到底,就是市場競爭,他說:“我們不參戰,六局沒希望,打好引灤仗,六局有威望。另一方面,我們六局扎根天津,就要造福一方人民,這也是我們的責任。”當時的班子集體決策,六局排除萬難,一定要參建這項工程。全局統一了思想,張育才皺著的眉頭終于舒展開來,取而代之的是堅定的信心。

變革,管理的創新

  考慮到和當時引灤入唐工程的重合能夠節省投資,引灤入津的線路最初定為南線,但工期需要至少4年。天津,等不起。中建六局的測量人員跟著工程測量隊對北線進行了勘查,北線雖然離天津距離較近,但相較于南線,大多是溜坡和河道沖積地區,施工條件非常艱苦,不僅要打通一條施工難度極大的引水隧洞,同時還要進行各種配套工程。作為工程的主要參建單位,全長234公里的引灤入津工程,中建六局承建了北起九王莊,南至新開河水廠的100公里,包括宜興埠泵站至新開河水廠鋼管輸水、潮白河泵站、輸水暗渠、爾王莊水庫、新開河水廠等12項共76個單位工程。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斗,這是一次艱巨而復雜的考驗。1982年5月11日,引灤入津工程全面開工,中建六局這支傳承紅色基因,歷經抗美援朝戰火洗禮的舟橋部隊下屬的5個土建公司、2個專業公司、近萬名職工投入工程建設。

  “引灤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只能快不能慢,只能搞好不能搞壞!”接下了工程就是接下了“軍令狀”,而在這場世人矚目的大會戰中,如何合理的指揮調度千頭萬緒的工程,如何科學、嚴謹、有效地推進施工,是擺在六局人面前的第一道難題。那時,國家在農村大力推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家庭既然能搞承包,企業同樣也可以搞。中建六局領導班子研究決定,以推行經濟承包責任制為中心,推行經理負責制,同時充分發揮黨委的監督保障保證作用,抓好改革,試點就選在引灤入津工程。一線人員推行按項承包,二三線人員推行以指標、目標為內容的承包責任制。切斷、分段、包干,全線工程引進競爭機制,沒有一個單位推諉扯皮,沒有一個工程耽誤工期。“關死后門,倒排工期”,成為引灤工程常說的一句話。

  引灤入津工程建設最緊張的階段,工程進度是以日報進行統計的。當時由于多個公司集中施工,都在爭時間搶工期,工程節奏不斷加快,材料供應計劃經常滯后現場需求。由于當時材料采購還沒有完全市場化,鋼材等供應有時不太及時就會影響到工期。后來材料供應部門把供應計劃不斷加大提前量,才滿足了不斷刷新的工程進度。

  那時,引灤工地晚上沒有任何娛樂活動,就連一臺電視機都沒有,大家在晚飯后又投入到工作當中。施工現場每天晚上都在加班,中建六局分指揮部的領導每天晚上也都要到施工現場例行巡查。在工地,領導干部和普通職工一樣,不論職務高低,大家全都住辦公室兼集體宿舍。有很多女職工,把年幼的孩子委托親屬照料,全身心地投入到引灤工程建設之中。

  白天黑夜三班倒,頑強拼搏晝夜施工,全力推進各項工程,奮斗精神,忘我精神,拼搏精神全面迸發,大家都瞄準一個目標,那就是要高質量、高速度地完成任務。引灤入津工程指揮部的市領導評價,中建六局制度的推行取得了明顯的效果,在保證質量的基礎上,效率提高,各項費用開支減少,產值有了不小的提高。管理的改革帶來了活力,承包提高了效率,加強管理增加了效益,企業要發展只能走這條路。

科技,嚴謹的態度

  引灤入津工程項目全、規模大,是超大型跨省市、跨流域的城市供水工程,技術要求十分復雜,這對組織實施這項工程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說起一項項工程,時任中建六局引灤入津工程副總指揮的張登善如數家珍,而令他印象最為深刻的就是潮白河泵站項目。潮白河泵站是第一個(第一級)泵站,為滿足該泵站的有效運行,李瑞環同志作出重要批示:由中建六局安裝公司負責安裝該泵站使用的立式溷流泵,并要求泵站不僅做的快,還要做的好。

引灤入津工程潮白河泵站.jpg

引灤入津工程潮白河泵站

  潮白河泵站和其他的泵站不一樣,立式溷流泵直徑是1.8米,走進一看是個龐然大物,有三層樓高,每臺泵流量是每秒10立方,電機是900千瓦,當時在國內屬于首創。泵底下的葉輪由一套控制系統進行控制。葉輪是一個多曲線輪,葉片很大,調角度的時候遇到了困難,全設計院的人到場都無法解決問題。由于設備、施工都是頭一次,大家在技術方面展開了爭論,而這道難題卻在中建六局幾名焊工師傅的手中迎刃而解。張登善回憶,“我們的焊工師傅真是厲害,人進不去的地方,拿著腳趾頭夾著焊把楞是把活兒干成了!”

  “潮白河泵站在當時可了不得”,張登善說,“這個泵站每秒鐘達到60立方米,那是很大的泵,電動機在第三層,中間有一個很大的軸。”他回憶,有一次,兩位澳洲的專家,指定要看我們的泵站,他問我,你們這個軸最后的偏斜度是多少,我跟他們說,我們一共7個泵,最大的偏斜度7毫米。專家說,wonderful!太好了,這個不得了,你是六七米長的大軸,垂直度最后只偏離了7毫米,還是最大的一個誤差,我們沒有達到過這個數字。說起這些,張登善臉上洋溢著自豪的笑容。

  嚴謹的科學態度,是引灤工程自始至終堅持不渝的,各項子工程,各個施工單位,都以精益求精的精神去建設施工,就是因此,讓引灤入津工程獲得了高標準的質量,成為全國重點工程的樣板。國家總體驗收工程優良率百分之百,獲國家優質工程金獎和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一等獎。

奮進,擔當的品格

  參加過引灤工程的六局人公認,戰役取得勝利的另一項法寶就是頑強拼搏的斗志。

  班長利是中建六局一公司二大隊木工班班長,他帶領全班負責7.6公里輸水暗渠工程模板的安裝和拆卸。木工班是其他班的先行官,他深知責任的重大,200余天的施工,他幾乎沒有回過家。怕妻子惦記,他一星期給妻子寫一封信,匯報工作報平安。妻子十分通情達理,讓工友捎話:“家里不要你惦念,只希望你當勞動模范。”工友聽聞,一片歡笑。但班長利卻把妻子的話記在了心上,更加努力地工作,沒幾個月就明顯瘦了好幾圈。

  那年的冬天格外寒冷,數九嚴冬工期不等人,起床時間是凌晨3點到3點半,睡覺是晚上12點到12點半。天冷了,結凍了,頂著凍也得干,清理石頭的時候用撓耙,大塊的弄不動,就得用手搬,同志們手都凍裂了,流著血。大年三十,為了讓木工班的兄弟們能吃上一頓過年的餃子,班長利從外面辦事回來特意繞道買了食材,白茫茫一條路走了三個多小時,直到項目部都沒見有第二道轱轆印兒。為了保溫,班長利把用餃子湯泡著的餃子拎到了工地,哪里還是餃子,就是一大桶片湯丸子。同志們圍過來香噴噴的吃了,吃完又去作業面干活了。一分汗水一分收獲,班長利沒有辜負妻子的囑托與希望,沒有辜負局領導的信任,獲得了“天津市勞動模范”的稱號。

  全體參建人員,夜以繼日連續奮戰,常常把個人安危置之度外。在引灤入津工程中,全線有21名建設者壯烈犧牲。他們以生命詮釋了偉大的引灤精神,其中一位就是中建六局一公司一隊班長王進福。王進福主要負責施工器械的維修和保養,在晝夜不停的施工現場,機器不停,王進福的工作就不能停。那時,攪拌混凝土使用的是立式攪拌機,每臺攪拌機使用完需要清洗干凈,否則水泥掛在壁上,影響使用,喂料口的直徑較小,只有1.5米,高壓槍清洗不到的地方就得人鉆進去用手摳干凈。由于過度勞累,在一天深夜,王進福突發腦溢血倒在了攪拌機的旁邊,工友發現的時候,他已經永遠地閉上了眼睛,手還緊緊握著那根陪伴了他100多個日夜的高壓槍。萬里副總理、李瑞環同志在引灤工地上聽完匯報,明確指示:只要是在引灤工地上犧牲的人,天津市人民政府都要追認他們為烈士,把他們的名字刻在紀念碑上,永遠載入史冊。天津人民將世世代代紀念他們。據參建的老同志回憶,一位外國大使曾經感慨地說,“我們的先進技術你們可以學到手,但你們的精神我們卻無法學到。”李瑞環到現場慰問時,豎起大拇指稱贊:“不愧是南征北戰的鐵軍!”

  短短16個月,十幾座大橋,三條倒虹,十八公里地下輸水暗渠,四公里大型輸水入廠干管,相繼建成。無數建設者負傷流血毫不退縮,病痛在身仍堅守在施工一線,我們現在已經無法統計當時有多少建設者在病痛中堅持工作,但奇跡般的工程進度,銘刻著所有引灤建設者那超常拼搏的奉獻精神。天津市引灤入津工程指揮部授予中建六局6人一等功、18人二等功、88人三等功、217人先進個人稱號。

  1983年9月11日,引灤入津工程正式通水,甘甜的灤河水流向津城的千家萬戶,比國家要求提前兩年完工,實現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度。現今,在天津市區,北運河、子牙河交匯流入海河的三岔口,高高的花崗巖碑柱,頂端立著漢白玉母子雕像,這是引灤入津工程的紀念碑,紀念碑碑文寫道:灤水滔滔,千秋永志……

改革,迸發強大的活力

  “古有都江堰,今有引灤線”。引灤入津工程改變了天津“自來水,腌咸菜”的歷史,天津城市飲用水水質達到國家二級標準,為全國飲用水質量最好的城市之一,工業、生活缺水的被動局面得到扭轉,成為天津經濟和社會發展賴以生存的“生命線”。

  在引灤入津工程實行的經濟承包責任制煥發出了強大的活力,為了全面提高工程質量,堅決貫徹當時提出的“百年大計,質量第一”的方針,中建六局制定了《各級質量管理責任制》,實行“管生產必須管質量”“誰施工誰負責”的原則,明確規定了從局長到生產組長各級人員質量管理的責任和各級質量管理、檢查機構人員的職責。正如當初的預期,中建六局完美地打好了這場艱巨的引灤仗,得到了天津市委市政府的肯定和天津人民的信任。僅20世紀80年代,中建六局在天津地區就相繼承接了海河二道節制閘、天津東郊煤制氣廠、天津軍糧城電廠、京津塘高速公路等70余項工程。

  嘗到了改革的甜頭,中建六局全局掀起了訂立責任狀,開展紅旗賽的熱潮。1984年5月,在企業全面推進管理改革的基礎上,中建六局首次舉行經濟責任狀簽訂儀式,工程局對各公司實行經濟目標控制,全員勞動生產率、竣工面積、全優率、實現利潤及安全生產列入了考核范圍。明確目標開展流動紅旗競賽,賽進度、賽質量、賽安全、賽政工,廣大職工你追我趕,施工進度普遍加快。當時的中建六局各項費用開支明顯減少,加班費減少50%,零星材料費減少75%,人工費減少45%,工程進度屢創新紀錄。中建六局建設的每個工程都成了樣板工程,天津市許多建設單位慕名與六局洽談合作,為六局扎根天津、打響企業品牌打下了堅實基礎。

  從搏擊建筑市場到揚帆征戰海外,從向戰略結構轉型到打造高質量專業化發展格局,中建六局的改革步伐從未停止。奮進新時代,改革再出發。40年的探索、40年的奮斗、40年的積累、40年的榮光,如今的六局人心中多了一份堅定自信、多了一份睿智從容,傳承紅色基因,凝聚藍色力量,推動綠色發展,中建六局將緊跟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潮流,緊隨中建集團的堅定步伐,向著高質量發展的強局夢,再出發!(中建六局供稿)

大红鹰心水高手论论